中國烹飪學府

從“三經”到東方思維心理學——崔浩然教授學生心理健康座談會實錄

發布時間:2015-12-31 13:00:56

參與座談的有烹飪學院、酒店管理系全體教師。
      崔老師:非常開心第三次來城市學院。今天來之前也沒有帶具體的話題。但是我來的時候我就想既然是交流最好是相互能夠受益,所以我帶了一個小話題,就是從東方文化到問題之間有什么關系?結合各位老師提出你們的問題,我們來做一個交流和學習,有針對性地幫助大家解決問題。廚師學校的學生問題比較多,一會兒大家有什么問題可以舉手發言。
      自我介紹:
      我是崔浩然,研究東方思維心理學15年,這是本土化的一個咨詢體系,以東方傳統文化為基礎、以超前的思維模式來引導,化解人們心理產生一系列的不同層次的問題。我會簡單給大家介紹一下東方思維心理學。我從《易經》、《道德經》、《黃帝內經》當中吸取一小部分知識,運用到心理學當中,并且非常好用,所以我也是一位受益者。
      接下來,給大家講東方文化會帶給我們什么?它又在研究什么?它在研究規律。說到《易經》我們會想到什么?(八卦、算命)還會想到預測、風水等等,我們談到《易經》的時候,本能地都會想到這些。今天作為一個心理學的愛好者,我可能不會談這些,我會更關注《易經》的易理。《易經》總共分兩部分:一個是易理,一個是易數。
    易理:就是天人合一、陰陽平衡。解決問題靠五行生克。易理里面還有幾句話:不變、變化、簡單(原話:不易、變易、簡易)。
    易數:就是剛才各位說的八卦。通過一個人的數字了解這個人的價值個性格取向,通過這種方式來快速解決問題,并有很好的效果。
    《道德經》是經典當中的一部經典。我通過第一章“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所以我經常跟我的學生去講,如果我們今天用心把《道德經》第一章研究透了,會覺得所有問題都會非常簡單。
   通過對《道德經》的研究,得出 “二進制思維法”,可以讓我們的思維速度非常快。數字的二進制計算就很快,當思維和二進制加在一起的時候,你會發現思維特別活躍。我們在化解心理問題的時候會有很大的幫助。
    《黃帝內經》——中國的三大奇書之一。講得更多的是人與自然的和諧。我們人身如果能夠真正達到與自然(天)和諧的時候,就沒有任何問題了。所有問題的出現都是因為不和諧、不平衡所帶來的。
中醫還有另外一個詞叫“情志”,在化解人的情緒和情感問題上有很大幫助。

    案例:
    2008年有一個小女孩得了抑郁癥,她們通過電視臺找到我。媽媽很痛苦,不知如何是好,簡單給我講了女孩的情況。她的大體癥狀是一個人在家里面經常聽到后面有人說話,回頭一看沒有人,躺在床上想睡覺的時候聽到地上有人說話,坐起來以后一看發現沒有。大約將近半個月不吃飯、睡不著覺,在西方心理學里面這叫“幻聽”,被稱之為“高度抑郁癥”,這種癥狀對于一個家長來說很憂慮。這個孩子上高中,半個多月不吃飯、不睡覺、不想說話。這種現象持續了兩三個月,我問她的家長,這么長時間怎么不去找心理師解決?她家長說找了,當時挺好的,出了門回到家又回到這種狀態。家長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是邊哭邊說的,我說我回頭看看,有可能不像你想象得那么嚴重。我大約用了兩個半小時的時間,用中醫的理論對她進行了排解。她是“過度思慮”,想的問題想得太多了,導致思維不正常,從而出現了“幻聽”。用中醫理論來化解的話其實是很簡單的。遇到抑郁癥的人,你只需要用一種方式——想辦法讓他發怒。因為抑郁癥就是思慮過度,脾主思,脾在五行屬土,肝主怒,屬木,木克土,所以怒勝思,問題即可解決。
    最后,這個小女孩說了一句話,她說:“天亮了。”當她說這句話的時候,這個問題就已經解決了。我們在情志當中,用中醫理論來化解人的問題。這里面的“儒家文化”。在心理學當中,我們怎么來理解,記住兩個字:仁(仁為愛人,“愛人”就是愛幫助人,有愛心的人肯定是好人,)、智(為知人,知人為了解別人,了解別人就是智慧)。

    我經常教育我的孩子,你不需要有太大的能力,你只需要具備這兩個字就可以了。你作為一個有智慧的人,又愿意去幫助別人,就是一個有愛心的人。在這個社會上如果能好這兩個字,就已經足夠了。
    東方文化能帶給我們什么?我們每一個炎黃子孫都在研究學習,我們要總結一個東西,怎么能夠更簡單地讓我們記住。
    東方文化帶給我們的是一種精神。這種精神是什么?剛剛講《易經》的時候講到陰陽平衡,在我們人類當中可不可以用男女來形容陰陽,可以,男女就是一陰一陽。陰陽要平衡,達到平衡,就是最佳狀態!——不分你我。如果兩個人的關系能夠處在不分你我的狀態,就是最佳的狀態,那就是“無我”心態。
    東方文化能夠幫我們什么?東方文化能夠帶給我們烹飪學校可以解決生活中很多問題的能力。
    我們經常會說一句話:“自然規律”。誰知道自然規律是什么?
    男老師:一年四季是自然規律嗎?
    女老師:生老病死。
    崔老師:當我們談到自然規律的時候,大家都會感覺耳熟能詳,真正去描述自然規律的時候,好像又一下子說不出來,引用《黃帝內經》里的一句話就是“百姓日用而不知”。自然規律從《易經》里面可以找出來,你會發現《易經》里面有六句話:不變、簡單、變化;陰陽平衡、天人合一、五行生克。《道家》的話可以說是“道者不為”,我們很多的問題都來源于我們“關心過度”。
    “知者不語 為知,道者不為 為道”。作為一個家長,真正做的是做自己該做的。在座的大多數都是家長,知不知道我們哪些該做?哪些不該做?作為家長都認為自己做什么都對,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觀念,并且很多家長從來不認為自己做錯了。
    劉院長:錯了也不說。
    崔老師:錯了也不愿承認,但是這種觀念對嗎?
    女老師:不對。
    崔老師:搶答得非常好。但是我們本能的習慣已經延續了不止兩年。很多時候我在解決孩子問題的時候,我一般會給他們講一個觀念,就是“孩子是你的嗎?”一般我們會說“肯定是,而且是親生的”,這是一個常規的觀念。當我們認為孩子是我們的時候,我們就會本能地把自己認為正確的觀念一股腦兒地給他們,當我們給得少的時候,他們會很幸福,當我們給得多的時候孩子會消化不了。

    案例:
    曾經有一個家長找到我,說孩子離家出走,挺害怕的。找回來了,但是不跟我交流,我們有點擔心,一旦再走出去的時候我們會更擔心。我就說孩子是親生的嗎?是親生的。是不是把所有好的東西都給他?是。最后把孩子帶過來,在孩子帶過來之前不要給孩子講任何道理,照我的做。我跟這個孩子就見了一面,大約50分鐘,這個孩子從原來對學習沒有興趣,離家出走,他說我想改變,而且我想從倒數20來名,我要前進20名,我說這沒必要,我說你前進10名我就非常開心了,我說你前進10名我請你吃飯,他說沒問題,我只要學,我肯定能達到這個目標。我說你以現在的名次前進10名,我請你吃飯。他說我第一次跟你見面的時候,我就發現我想跟你交流,我想進步。

    所以,我們作為家長給孩子的東西太多了。當我們父母的愛給孩子多的時候,他們會有一種狀態叫做“不接受”,這叫做“愛的失敗”。還有一種情況,當我們把愛不斷地給對方,對方會產生逆反,干脆我不聽你的了,你講什么我都不聽,這個時候的愛是什么愛?
    于主任:錯愛。
    崔老師:那個詞我今天就不說了,我相信那個詞是對這個定義的一種認識。當我們自己親生的兒女對我們產生逆反的時候,我們的愛還有嗎?如果沒有愛還怎么用愛去衡量?我跟很多人經常去講,作為自己親生的兒女,不愿意跟我們交流,不是我們不好,是我們太好了,是我們做多了。為什么做多了?里面是有原因的。
    產生問題的原因是什么?
    當問題出現的時候一定是有一個基礎條件的。我們更多的是“關注問題”,很少考慮問題是怎么形成的?如果我們知道問題是怎么形成的,就會對我們將來化解問題的時候有很大的幫助。有沒有舉手提示我一下問題是從哪兒來的?
    男老師:社會環境。
    崔老師:這個理由找得非常好,一下子把自己撇開了。
    我的觀點是——所有的問題都是來源于“自我”。中醫治病講“尋根”,所以我發現所有的問題都是來源于“自我”。
    如果有了問題之后,問題都有哪些種類?第一,工作、生活。第二,情感、情緒。
    問題有多少類別?兩種;一種問題叫“迷茫”;一種問題叫“失衡”。
    人有兩大特征:一種叫需求;一種叫習慣。當我們遇到問題的時候,我們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于主任:如何解決。
    崔老師:再想什么?
    女老師:方法。
    崔老師:想到方法的時候,想到什么方法最好?往往這個時候就會難到,就會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為什么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就是我們對廚師培訓學校學生出現的問題的來源不理解,所以就很難掌握。遇到問題就要找到方法,但是找方法的時候會發現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甚至找到了方法以后并不好用。所以我們一定要了解問題的根源是什么。
    我們在上課的時候學生有不聽話的、有不學習的,他們是一天了還是兩天了?
    劉院長:好幾天了。
    崔老師:很長很長時間。他這種如此久的習慣就會養成,養成習慣以后好不好改?(不好改。)當一個人形成一種習慣的時候是不好改的。他這個習慣為什么會養成?就是他在滿足自己的需求。這個需求可能正確,可能不正確。但是一定代表是孩子的需求。因為一個人如果不滿足自己的需求,他是不會去做的。就是他感覺自己學不會,反正已經這樣了,就玩唄,所以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問題。所以,有了需求而形成了一種習慣,但需求的正確與否需要我們去辨別,習慣的好壞需要我們去培養,好習慣需要去培養,壞習慣就不要去培養了。所以“需求”和“習慣”是我們人類的兩大特征,當人的需求不被滿足的時候,就會容易出問題。
    像我剛剛講的案例里面的女孩離家出走是不是一種需求?就是因為在家里面“被愛”太多了,那種“愛”對她來講壓力太大了,而離家出走的需求就是“躲開”,所以她離家出走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需求。但是我們家長認為對你這么好為什么還離家出走,這孩子心理一定有問題。但是,所有的孩子心理都沒有問題,只要找到問題,把需求轉到正常軌道上,問題自然會解決。
    劉院長:下面看看誰做班主任,覺得有什么問題的可以向崔老師咨詢的。
    張曉麗老師:崔老師您好,我問您一下問題。
    我們班曾經有一個學生來了以后,被一個小男孩盯上了,這個小男孩一直在追求她。有一次在餐廳里搞了一個特別浪漫的蠟燭、花朵,現場求愛,小女孩很感動就答應了,兩個人還很親密。這個照片、視頻還被發到了網上。但是當天晚上小孩不在宿舍,當時打電話給父母。因為她才15歲,父母采取的方式是把她接回家,并且把她所有的通訊工具都拿走了,不讓這個孩子出門。家長覺得很痛苦,覺得孩子變壞了,打電話問我這個問題應該怎么去解決?所以我想問一下崔老師,您覺得這個問題怎么解決?特別是現在的小女孩,每個班里都會有這樣的情況。
    張曉麗老師:并且家長一直跟我強調這個孩子經常去學習傳統文化。
    崔老師:你的問題是什么?
    張曉麗老師:遇到這樣的問題應該從哪幾個方面跟孩子溝通?比如出去過夜這樣的問題,我不知道該怎樣跟她講這個事情是不好的?
    崔老師:與她做一個平衡的交流。一個男生去追求一個女生有錯嗎?
    眾老師:沒有錯。
    張曉麗老師:這個小孩太小了。
    男老師:在學校是不可以的。
    崔老師:首先我們要區分問題,她錯在什么地方?我們想解決什么問題。這是一個現象,但是問題是你想解決什么?
    張曉麗老師:這個老師來問我的時候,媽媽怎么做是最好的?
崔老師:首先是媽媽把她帶回去,這種做法是有點沖動。把她帶回去,把聯系方式都掐斷,這屬于一種干涉人身自由的行為。為什么男孩這么小就去求愛?為什么女孩這么小就容易接受?第一,滿足自己的需求;第二,孩子缺少愛。與家庭的結構、觀念、方式是有關系的,這是根源。如果孩子的家里面很溫暖,她不會輕易接受別人的愛。很多女孩喜歡跟男孩在一起,因為男孩有安全感。如果我們發現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是不是應該反思一個問題,就是家長給孩子的愛是不合適的。一個幸福的家庭孩子一般不會出現問題。

    案例:
    三年前,有一位家長找我,他的孩子在學校里面,六個同學一個宿舍,最后走了五個。為什么?這個孩子在學校里面經常撕心裂肺、大喊大叫,曾被學校勸退兩次。最后找到我,我發現這個孩子非常正常,但是這個孩子的需求非常強烈,她需要得到關注。
    男老師:假如說很多這樣的孩子,根源在哪里?現在的孩子是生活在東方教育里,但是思想在西方文化里。
    崔老師:我們作為老師也好、家長也好,當我們發現這個問題要解決的時候,你們一定會希望找到方式去解決。如果我們找不到方式怎么辦?
    男老師:控制。
    女老師:了解他的心理。
崔老師:就是當我們沒有辦法解決又要面對問題的時候,最應該想的問題是自身的能力是不是有待提升。我剛剛講到一個詞匯叫做所有的問題來源于“自我”。當孩子出現問題了,家長很著急,又哭又鬧,沒法活了,讓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孩子好好的就可以了。我說不需要,你只需要做一個動作,就是當孩子出現問題的時候,你閉上這張嘴,問題就解決了。

    案例:
    曾經一對夫婦帶著兩個孩子,一個是親生的,一個是他弟弟的孩子。當時這兩個孩子特別難管,媽媽非常著急,撕心裂肺地說這兩個孩子鬧死了,屋里亂跑,她特別累。我說你可不可以說一個數字給我,她當時說了一個“3”。因為我跟孩子見過一次,一個5歲、一個6歲。我說:“有一個方法對你有效,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這個媽媽非常著急說:“您說吧,只要能夠解決孩子的問題我什么都可以做”。我說“只要你一個禮拜不說話”。當時這個家長說“那不可能。”她對象說:“聽老師的話,老師說的話一定是有道理的”。我作為心理老師只是給你一個建議。她說試著做一下。我說:“如果一個禮拜以后沒有效果的話,你再去想其它辦法”。最后她一個禮拜沒有去管孩子,讓孩子的爸爸去帶孩子,大家猜結果是什么?結果是一個禮拜后我接到一個電話,就是介紹她來的一個電視臺的主任,對我說:“家長讓我謝謝你,方法非常有效”。你會發現家長不去說那么多話的時候,問題慢慢就會化解。因為本身問題并不是問題,因為我們把一種現象關注成問題。我們關注的更多的是問題的表面現象,卻忽略了問題的本質。大家知道我用的是什么方法嗎?我當時問這位媽媽一個數字——“3”。“3”在五行當中屬“火”,她特別急躁,急躁就會說,兩個5歲、6歲的孩子能有多大的問題。當她真正不去說話的時候會發現問題并沒有她想象的那么多。

    有很多時候我們關注問題的點是錯誤的。記住:不要總是考慮孩子有多少問題?我們更多的是要考慮“我們有多少能力”。
    每一個新生代的孩子基因都會比我們優秀,比我們優秀我們就會不舒服。家長很多時候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已經開始欠缺了,而孩子越來越聰明,我們沒有能力去面對,這就是現象的根源。如果一個家長能夠花更多的時間去學習、去提升自己,哪怕是了解自然規律一點點,能夠正確地面臨問題、解決問題,我相信問題也會減少很多。
    張曉麗老師:像剛才我說的這位家長比較好的方法應該是什么?
    崔老師:第一,作為家長首先要學會尊重自己的孩子,要了解問題的來龍去脈。第二,給孩子做一個相對比較深入的交談,去區分出利害關系。比如說“在學校這么做是不可以的。第一,會影響學習;第二會影響你的形象。”不管孩子對與錯,我們要尊重孩子,當我們用這種觀念去與孩子交流的話,孩子愿意與你交流,當孩子愿意與你交流的時候,你才會知道孩子的需求。所以更多的時候,我們家長缺乏的并不是方法,而是耐心與交流。
    于主任:我們系里有一個學生,這個學生學習很好,而且專業技能也非常出色,但是經過我們多次溝通,他經常打電話給家長顛倒黑白惡意告狀,家長把電話打到班主任,每一次了解以后完全不是這么回事,談心、溝通交流很多次了。并且平常和你溝通的時候,孩子都非常禮貌。
    崔老師:你的問題是什么?
    于主任:我的問題是如何解決這個孩子撒謊的問題?
    劉院長:我替崔教授回答。按照崔教授的話,就是孩子本身沒有問題,孩子缺乏安全感,求助,是你沒有給他安全感。孩子內心的深處在排斥你。
    崔老師:這個孩子不成熟,也很任性,而且個性很強。
    于主任:家庭有點問題。
    崔老師:孩子思考問題比較簡單,他與別人說話的時候容易引起沖突,他說話不會拐彎。
    于主任:他平時上課演講非常好。
    崔老師:他口才非常好,他將來可以做演講,但這個孩子內心缺乏安全感,剛剛劉院長說得非常好。我們要對一個孩子進行了解,了解之后再去溝通就會容易一些。在座的各位,所有人的性格都一樣嗎?既然是不一樣的話我們要接受他。你想解決什么問題?
    于主任:他形成了一種撒謊的習慣,我想把他培養成人才。
    崔老師:他用自己的思維方式去判斷,有可能在跟家長描述的時候把問題夸大。當我們真正去面對問題的時候,不要把表面問題,當成真實問題去判斷。
    于主任:這種問題能夠給他改變習慣嗎?
    崔老師:可以。當一個人愿意去聽從一個人的觀念的時候,會是種什么狀態?
    女老師:信任。
    崔老師:信任、崇拜。要想讓對方接受你的觀點,首先讓他信任你、認可你。所以我有另外一種觀念,就是我們現在的教育大部分是“理論教育”,我們強調的是方法、方法,還是方法。我們現在應該用“感受教育”去做工作,不要用我們的道里去說服別人,而是讓別人跟我們相處的時候有一種輕松、愉悅、快樂的心情。

    案例1:
    曾經有一個孩子,讓他寫了一個數字——“6”,很聰明,不太善于表達,很多問題壓在心里面,不對外說。我說你可能不太相信我,我們可以玩一個游戲。你說你身邊的一個朋友或者同學,我來說他。當時他說了一個數字,我說這個小女孩比你小1歲,個性很強,而且喜歡你。當我說完這個的時候,這個孩子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說老師你太厲害了,你怎么知道?我說我今天沒有這個能力的話,不可能跟你講這些。他想知道那個女生喜不喜歡他,我說你心里有一種無助感,不知道怎么面對?他說對。我說是不是還很著急,他說對。當你給他一種感覺,他就會認為你說得都對。

    案例2:
    還有一個男生,問我聽沒聽說過讀心術,我說聽說過。他問我會不會?我說我不會。他想讓我幫她看一看女同學,我說你寫兩個數字我看看,寫完這兩個數字之后我講了一下這個小女孩的狀況。當時我講完之后他說你怎么知道?

    我們怎么能夠讓傳統文化變成我們生活的一種能力。
    如何能夠把科學的傳統文化的經典應用到我們生活當中。第一種是能力,第二種是思維引導。曾經有一個學生說,很久很久沒有老師關注他了,心里不舒服,經常打架。他問我:“老師,你為什么這么能理解我”?其實問題并不難,難的是你不知道問題的根源。
    楊筱紅老師:我有一個問題。我非常認可您剛才說的跟學生交流的方式方法,我們作為班主任,每個周有20多節課,一個班里有很多個學生會有這樣的問題,時間和精力會讓很多老師覺得疲倦。
    崔老師:你想化解什么問題?
    楊筱紅老師:時間的有限性,處理問題的時間差。
    崔老師:你的問題是什么?
    楊筱紅老師:就是在有限的時間做超于有限的時間的問題。
    崔老師:第一,延長時間;第二,放到明天。
    楊筱紅老師:但是很多學生不能放到明天。
    崔老師:如果放到明天問題大的話,可以做團體教育。如果每個學生都有獨立的問題,老師可以單獨去了解,但老師的時間會有沖突。
    張曉麗老師:就是說一個人要做很多工作。
    楊筱紅老師:我們了解學生本身就需要很多時間和精力,我們老師上課的時間和了解學生處理問題的時間會有一個生理的疲憊。但是學生的問題又不能擱到明天或者后天。
    崔老師:老師的能力是有限的,時間和能力都是有限的,但學生比較多,如果超出這個時間范圍,老師的身體會精疲力盡。我們一個人只能做一個人的工作,你這種想法是不符合規律。所以我們很多時候,我們如果想解決更多人的問題,第一,提升我們的解決方式,比如說“整體”。第二,改變我們的觀念:其一,增加老師的人數;其二,放下自己的責任心。超符合的責任心就不是責任心了。
    女老師:有的時候學生犯錯了,他知道了,我問他為什么,他會不說話,但是會臉紅。
    崔老師:臉紅說明什么?如果是我的話,我給你一個建議“你先回到座位上,下課再說。”
    女老師:下課也不說。他有時候會說我坐車晚了,晚點了,我說這都不是理由。
    劉院長:人家說了,你說這不是理由。
    崔老師:可能是不好意思說,不知道什么時候說合適。
    女老師:怕說出來挨批評。
    崔老師:如果是我的話,我會說:“沒關系,我知道你遲到是有原因的,你肯定不好意思說,我也理解你,等你什么時候想告訴我的時候再告訴我。”
    女老師:我試過,但是這個孩子經常犯這樣的錯誤。
    崔老師:你說一個數字。
    女老師:9。
    崔老師:這是你的風格。你是個個性很強的人,你的個性有點男性化,雷厲風行。一個人的性格一定會在言談舉止當中體現出來。另一個老師,好,你可以說一個數字。
    張曉麗老師:9。我早就想說了。
    崔老師:我可以簡單地說,你們兩個之間有很多相似之處,但是也有區別。數字當中能體現出很多人的個性,這種個性在做事中會體現出來。
    女老師:我想走進孩子的心里。
    崔老師:首先我們要了解孩子最需要的什么。
    男老師:老師我問您一個問題,您接觸的90后、95后他們的思想是我們東方思維方式嗎?三
    崔老師:是。
    男老師:我感覺他們現在的思維接觸的教育不是按照東方思維。
    崔老師:你認為東方思維是什么?
    男老師:比如說內心型、自我修養型,但是現在小孩自信程度超過西方,但是他表達能力和東方的教育觀念還不太一樣。比如說東方教育的謙虛、謙卑,現在的孩子好像不是這樣的。
    崔老師:我非常接受你的觀念。我們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性格。
    男老師:他們自信到什么程度,認為自己可以當歌星、歌唱家等等。
    崔老師:你認為這是錯的嗎?我有另外一句話可以與你分享,“人因有夢想而存在”。作為家長、老師,我們能做的是我們力所能及范圍之內的事。

    案例:
    我兩個女兒,從他們上小學一年級到大學,我從來不過問她的成績,我說得最多的就是三句話:第一,在學校你開心嗎?第二,在學校里面與同學、老師的關系好嗎?第三,在學校如果有什么需要,需要買什么,需要爸爸做的告訴爸爸。這是我經常講的三句話。在座的會問,一個爸爸如果這么去做的話是不是太欠缺了?第一,我尊重孩子。孩子學習好與不好跟什么有關系?
    眾老師:
    智商;
    興趣;
    習慣。
    崔老師:就是他開不開心,如果一個孩子在學校很開心,你覺得他的學習成績會很差嗎?第二,我會關注他與同學、老師的關系。一個孩子在學校跟同學、老師的關系如果沒有問題,我相信也不會影響他的學習。第三,18歲之前的孩子最需要什么?
    張曉麗老師:愛。
    崔老師:我們經常說家是港灣,港灣是什么感覺?
    眾老師回答:
    安全;
    溫暖;
    錢。
    崔老師:就是讓孩子有一個后盾。所以當這個孩子總是感受到后面有那么一個強大的后盾——爸爸,他做任何事情都是有自信的。沒有一個孩子是不懂事的,只是有一些不同的問題因數影響了孩子,干擾了孩子。
    男老師:干擾的問題太多了。
    崔老師:如果我們作為一個家長能理解孩子在學校里面的感受,多去關心他的感受,他的成績自然就會上去了。我跟孩子講得最多的就是“爸爸能力很有限,將來你們長大之后,爸爸就要靠你們。”所以從小孩子起就會養成一個獨立的習慣,孩子8歲就開始自己洗衣服、做飯。
    男烹飪學院的老師:現在孩子18歲孩子也不會做飯。
    崔老師:說明爸爸媽媽很勤快。
    男老師:學校教育怎么處理這一塊兒?
    崔老師:在座的各位老師,面對這樣的學生我非常理解你們的辛苦,面對這樣的情況我們要學會接受。
    男老師:有的家長打電話,說為什么讓學生打掃衛生,我們是去學習的。
    崔老師:有時候我們要學會接受問題,有很多事情我們是沒有辦法改變的。
    張曉麗老師:剛才您說的了解孩子的需求,我比較認可。但是現在有的孩子我們用比較傳統正確的觀念,他的需求是不正確的。比如說同性戀的問題。比如說他從小到大性取向是不一樣,現在很多孩子覺得這樣挺好玩的,把自己打扮成小男孩,其實她不是同性戀。但是,其實她不是。
    崔老師:你覺得她不是,還是她說不是?
    張曉麗老師:我認為。但是她之前喜歡男孩。這個女孩,她之前是喜歡男孩的,后來她媽媽說不讓再學校里面談戀愛,后來她就自己變成男孩,去找“女朋友”。
    崔老師:這個問題是你不接受。
    張曉麗老師:在班里影響不好。
    崔老師:女孩喜歡男孩是沒問題的,但是因為媽媽的干擾影響她的選擇,她這個選擇是有道理的,她在回避媽媽的問題,說明這個孩子在解決問題。
    張曉麗老師:在我們看來,她的這個解決方法不對。
    崔老師:我講一個觀念,問題的根源在“自我”。我們很多時候自我地認為是什么問題。人在一起只要喜歡就好,人與人之間要講究和諧。
    張曉麗老師:她如果自己感覺是對的,那就認可。
    崔老師:對,我們不要去過分干擾到對方。
    綠衣服男老師:但是不能去宣傳。
    張曉麗老師:對她來說感覺是好的,但是別的老師對她印象不好。因為都是女性,她會到小伙伴的宿舍一塊兒睡覺,會有一些不得當行為,比如會發現她的脖子上會有印跡。
    崔老師:如果是這樣的話,單獨找她。如果解決不了的話,可以把她帶過來找我。我真的希望有一個現場的案例向大家去展示一下,真正的問題都是我們自己想的。當我們改變一下我們自己的觀念去想問題的時候,問題自然而然就解決了,是因為我們“認為”的太多了。
    張曉麗老師:我們不光要考慮這個孩子的感受。
    崔老師:班主任能做的是什么?
    張曉麗老師:要考慮到整個班級的問題,要去權衡。
    男老師: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但是時間又有限。
    崔老師:我每天面對的案例都不一樣,能解決的就幫助解決,不能解決的可以告訴對方,找其它辦法嘛。
    劉院長:好,最后我總結下崔教授的演講,剛才體會得特別深刻。但是不可能通過一下午的時間解決所有的問題。剛才崔教授有幾個核心的觀點:
    第一點,當我們需要面對問題而又不能解決的時候,我們又不能辭職離開這個地方,那怎么辦?那就只能改變我們自己。
    第二點,一個禮拜不說話就可以。好多問題是我們自己制造出來的。
    第三點,看似輕描淡寫,實則秣馬厲兵。
    崔教授講的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天人合一。你與孩子之間是兩個對立關系,只要你尊重他,他就能尊重你。父親之間、領導之間都是這樣。
    還有,班主任最后一招是“哭”。好多事是需要我們發自肺腑的感悟。
    剛才崔教授講的迷茫的問題,我們需要一種感悟,而且需要在一定閱歷的基礎上進行提升,不能就問題論問題,方法有時候也沒有用。
    曾經有一位大學教授來給我們上課,說到“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行萬里路不如閱人無數,閱人無數不如名師指點。”今天我們實際上到了崔大師對我們進行了指點迷津,但是不可能一下子改變問題,甚至明天我們可能就忘了。但是在未來的偶然的一件事情,或許你忽然想起來崔教授的話,你可能“閉上嘴”,問題就解決了。
    好,讓我們再一次感謝崔教授。山東省城市服務技師學院 烹飪學院  www.gzc518.com 供稿

分享到: